投稿
    • 中文
    • 繁体
  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【f/m】道

      沿着遮天蔽日的林间小道环绕箬寮岘一周,是蜿蜒数千亩的原始森林。

      在拜占庭帝国的北部,有这么一块山脉,传说是吸血鬼的聚集地。

      自德古拉联军与十字军在安纳托利亚发动圣战之后,吸血鬼连军实力大伤,躲进了托罗斯山脉。

      后因弗拉德三世与当时的公爵缔结契约,重新进入了人类领土,从此进入了惨绝人寰的黑暗三百年,于此,吸血鬼在原始森林建造根据地,与拜占庭帝国分庭抗礼。

      此刻,山脉中,一个年轻的牧师正靠着一颗大树后面休息。

      站在他面前的,是一名人类少女,她大概16岁模样,一身青色道袍散漫的披着。

      年轻的牧师喘着粗气:“谢谢您救了我,来自东方的美丽小姐。”

      黑发黑眸,这是神秘的东方的象征,女孩点点头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    “我叫利奥·鲁忻。”

      “依兰郁香。”女孩礼貌的回答。

      “依…兰郁香,谢谢你。”男子说着蹩脚的中文。

      女孩轻笑道:“唤我青衣便可。”

      鲁忻和青衣离的很近,闻着青衣身上独属于东方女孩的清香,鲁忻看向青衣:“能否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。”

      “愿闻其详。”青衣还是那么优雅。

      鲁忻看着青衣:“我能否…称为您的追随者,即使我知道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够,但是我会努力,追上您的步伐。”

      青衣静静的看着他,鲁忻也就默默的等着青衣回话。

      少年就是少年,他们看春风不喜,看夏蝉不烦,看秋风不悲,看冬雪不叹,看满身富贵懒察觉,看不公不允敢面对。只因他们是少年。

      “我答应你。”

      欸?

      出奇的,青衣答应了鲁忻的请求。

      看着鲁忻脸上喜悦的表情,青衣微微眯起眼睛。

      “你多大?”

      “啊,今年18,不过马上19了,您放心,我一定可以做到不拖后腿。”鲁忻反应过来。

      青衣把玩着手上的细剑:“比我还大一点。”

      青衣认真了起来:“你们西方的追随者在我们东方就是弟子,我师承落雪一派,算是二师姐,修为也算不上高深,只是化神期,你以后就是我门下大弟子了,你说话不用太注意,别让我听着难受便可。”

      鲁忻仔细的打量起青衣,她身着绣着梅花的青色道袍,三千青丝整齐的梳在颈后,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强者的样子,甚至会让人觉得很好欺负。

      “你有没有听我说话!”青衣嘟着嘴,娇嗔道“师傅说话要回话,懂不懂啊。”

      “噢噢,懂了懂了,师傅。”鲁忻赶忙应道,生怕小姑娘一个生气把自己劈了。

      噗呲,青衣看着鲁忻慌乱的样子笑了起来,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。

      “湫咪,不要紧张嘛,这么紧张干嘛。”青衣轻轻的摸了摸鲁忻的额头。

      被比自己小的女孩子摸头杀,真的有些不适应,还有那么一点享受是怎么回事。

      于此,两个人就在这山谷住下了。

      “鲁忻,请帮我去拾一些柴火来,注意不要跑出一公里外。”

      清晨,穿着白色长袍的青衣正在谷口打太极,此时正是紫去东来之时,青衣闭着眼,感受着天地灵气。

      “大道,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;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;先天地而不为久;长于上古而不为老。”青衣碎碎念。

      鲁忻被青衣的样子迷住了,内固精神,外示安逸,刚中寓柔,柔中寓刚。刚柔相济,运化无方。

      青衣向着东方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      “快去吧,如果你在三炷香内找不到足够的柴火,我就罚你早晨没饭吃。”少女调皮的笑笑“记得,注意安全噢。”

      “知道了。”

      青衣当然没闲下来,她在方圆一公里施了一个警戒术,随后跑去森林内部收集这次来到西方的任务-混元石。

      当她再次回到山谷的时候,才用了半个时辰,青衣脸色突然一白,她感受不到鲁忻的气息了。

      青衣顺着气息消失的地方追去,只见鲁忻被一只吸血鬼缠住,半个脚已经陷入了坟墓里。

      “巴啦啦能量!”青衣冷冷的一挥手,凛冽的剑气化作流光斩断了吸血鬼的精神攻击。

      而吸血鬼一把利刃砍过,看样子青衣落了下风。

      看到青衣和吸血鬼交手,鲁忻脸色一变,拼了命的念咒,想要阻止吸血鬼伤害青衣,自己也受到了反噬,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      青衣一挥手【万法归宗】

      面前的吸血鬼瞬间化为了焦粉。

      青衣一把抓住鲁忻,御剑带回了山谷。

      “我有没有说过不许去一公里外面的地方!”

      鲁忻点点头,被自己小的女性训斥本就是很丢人的事情,更何况…是青衣。

      “我愿意看到你为我拼命的样子,但更不愿意看到你受伤害,明白吗?”青衣眼眶微微发红,她坐在石凳上,轻轻的晃着双腿,哭腔道:“这件事情,不算完!”

      青衣就像撒娇一样,鲁忻低着头心想:真的好可爱呀,好想抱回家,这明明才出了一段距离,我怎么算得准,正好碰到吸血鬼,一公里内又不是遇不到…她…倒是很关心我。

      “回话!“青衣有点生气,凌厉的剑气伴着风声抽在了鲁忻的小腿上,带来一道血痕。

      鲁忻身体一晃,失去平衡,坐到了地上:“我知道错了。”

      青衣脸色缓和了一些:“站起来。”

      鲁忻握住拳头,站了起来,腿上的血痕有些渗血,青衣有些无措,一道恢复咒打在鲁忻身上,不过片刻,伤口便开始愈合。

      青衣轻轻抱住鲁忻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该用术的。”

      鲁忻低着头:“是我错了,我应该受到惩罚。”

      青衣松开了鲁忻,指了指他的裤子:“去衣,趴在我腿上,你为你的冲动换来了应有的惩罚。”

      这…这是要惩罚我…鲁忻的脸红了红,去衣受罚,也就是说自己的一切都将暴露在青衣面前,像小孩子一样被打屍股,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大人了…

      就在鲁忻沉默之时,青衣又开口了:“因为你的犹豫,再加一个时辰罚站。”

      鲁忻咬咬牙,脱的只剩那最后一件,青衣一把扯下:“犹豫什么……”

      两人面面相觑,感受着腿间传来的冷风,鲁忻一下子反应过来,趴在了青衣的腿上。

      青衣的腿很纤细,趴上去有种异样的感觉,鲁忻的两只手扶在地面上,双脚悬空,一种无助感扑面而来。

      青衣此刻大脑一片空白,而脸上的红韵已经蔓延到了耳垂,青丝微动间,羞的无地自容。

      青衣低声道:“二…二十下,自己受着,不用报数。”

      啪。青衣纤细的巴掌轻轻落下,啪!啪!随后凌厉的掌风带着破空声扑面而来。

      鲁忻痛的紧紧揪住裤腿,啪!啪!鲁忻的双腿上下乱蹬,眼眶微微发红。

      “是不是打疼你了?”青衣略有些歉意的说道“可你还要挨完的,如果不嫌弃,可以咬住我的手帕。”

      “不用了…”鲁忻声音有些颤抖,天知道这个看起来温柔的女子竟如此凶狠。

      青衣以为自己打轻了,当下也不多言,又加了三分力。

      啪!啪!啪!啪!巴掌的痛感一下盖住一下,鲁忻感受到惊人的疼痛,下意识的想要挣脱,青衣左手一把按住鲁忻的腰:“还是打轻了。”

      啪!啪!青衣的纤指略微发红,但鲁忻的两团肉却已经有些深红了。

      鲁忻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:“我错了我错了,青衣老师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真的。”

      啪!啪!青衣略有些不悦的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你不敢了,但还有七下必须罚完。”

      啪!似是痛彻心扉的痛,青衣的巴掌每一下都会渗进肉里,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炸裂的痛感,此刻的屍股,已经逐渐变硬。

      啪!啪!啪!鲁忻的挣扎让青衣略有些发火,扬起的巴掌也自然又重了些:“哭?哭也没用,谁让你自己不乖。”

      青衣的手掌比儿时父亲的皮带厉害太多了,鲁忻现在对青衣的,多了那么一点恐惧与敬畏。

      啪!啪!啪!最后三下青衣自然没收手,在鲁忻的惨叫下,软肉上的硬块硬生生被打散,在青衣灵力的注入下,鲁忻的软肉始终没有发紫或破皮,仅仅是深红罢了。

      鲁忻起身后,第一反应就是逃离青衣可怕的手掌,脸上的泪水肆意横行却不敢去擦。

      青衣从背后轻轻的拉住鲁忻的手,又用手绢轻轻擦去鲁忻的泪水,闭目迎着阳光道:“现在,我陪你一起罚站。”

      一个小时后,青衣温柔的缩在鲁忻怀里,鲁忻也静静的看着她,前方骄阳一点点升起,青衣喃喃道:“少年终究是少年,男人…至死是少年。”
      【f/m】道
      【f/m】道

      内蒙古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53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QR code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还没有账号?点这里立即注册